《美人私房菜》疑因未购买假收视 遭紧急撤档

近日,由郑爽马天宇主演的电视剧《美人私房菜》疑因未购买收视率而导致收视持续低迷,遭遇电视台紧急“腰斩”,引发国产剧收视造假话题热议。12月12日,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召开新闻发布会,联合全国电视剧制作行业签署自律公约,打响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收视造假反击战。此次反击战能否获得预期成效?司法介入真能扭转局面吗?业内信心几何?腾讯娱乐采访到了电视台、电视剧制作方、剧评人等多方代表,来听听他们的看法。

《美人私房菜》遭紧急撤档 中制协向收视造假公开宣战

“艾玛!才一天没看电视,我家《美人私房菜》咋就没了呢?”12月9号,浙江卫视官微发文宣布由郑爽、马天宇主演的电视剧《美人私房菜》紧急调档,令不少粉丝一下子都懵了圈。该剧于12月4日上档,才短短五天就遭遇紧急“腰斩”,“这这这,背后到底发生了神马?”

《美人私房菜》遭紧急撤档 疑因未购买假收视

有消息透露,《美人私房菜》疑似因为制作方没有购买收视数据,导致该剧的播出平台浙江卫视——这个一直在全国排名前5的一线卫视,收视排行一夜间掉到了第22名,迫于收视压力,浙江卫视不得不临时决定将该剧调档至深夜剧场,由《北上广依然相信爱情》紧急接档。不过,也有评论认为,该剧之所以遭遇撤档,与之本身品质欠佳不无关系。

《美人私房菜》的紧急撤档事件引发了广泛的行业关注。12月12日,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下文简称“中制协”)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会上就该事件进行了激烈地讨论。与此同时,中制协法务委员会还在会上发表严正声明,痛斥电视剧产业被假收视率绑架、失去评判标准、走向混乱没落的现状。

并宣布:“即日起,联合全国电视剧制作机构签署自律公约,抵制电视台购买、播出电视剧与收视率挂钩的行为,禁止一切电视剧制播方的对赌行为。与此同时,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正式授权其法务委员会,对涉嫌电视剧收视率造假行为调查取证,并向司法部门报案。”

《美人私房菜》遭紧急撤档 疑因未购买假收视

电视剧收视造假猖獗 一年致使行业失血40亿!

中制协法委会常务副主任张鸣山还在会上向大家透露了一个惊人数据:根据中制协会员单位提供的数据,制作机构每部剧都要增加两三千万的购买收视率成本。因此,制作机构反过来又向电视台要高价,至今年下半年,已形成大面积、全方位塌陷的恶劣局面。

“据调查,目前购买收视率的价格已攀升至每集30万至50万元人民币。以全国排行前20家卫视频道每年播出13000集电视剧计,全年有40多亿人民币被这股黑势力非法窃取。”消息一出,震惊业内。

“我们行业一年辛辛苦苦挣300亿,其中40亿都让不法分子敲诈走了,这是我们整个行业的耻辱!”谈及此事,一位从事影视行业多年的制片人至今愤愤不平。

众所周知,电视剧收视造假问题其实由来已久,中制协为何会选择在这个时机向收视造假毒瘤发起公开宣战呢?制片人谢晓虎认为,“因为现在真的已经到了必须要解决的时候了,如果电视台仍然是 ‘唯收视论’,对整个电视剧制作行业都将会带来致命的打击。”谢晓虎分析,中制协此举或许是在呼吁总局出面管理。

《美人私房菜》遭紧急撤档 疑因未购买假收视

司法介入真能扭转局面吗 业内担忧取证难 

呼吁抵制电视剧收视造假既已是老生常谈,能否带来切实有效的解决方案才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

新闻发布会后,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鹏举曾在采访中透露,协会将通过多种方式根治该现象,其中包括联合业内共同拒绝购买收视数据,并号召业内提供造假分子的线索与证据;向中宣部、广电总局等部门上报相关文件,希望立即停止电视平台将收视率与电视剧购买价格挂钩;同时也试图让公检法部门加入到打击收视率造假的行动中,给予不法分子严厉的惩治。

此外,王鹏举表示,协会还将请求政府等层面调动技术资源设计现代化、体现国内观众真实收视情况的电视收视调查机构,“毕竟现在的数据只覆盖3万个样本户,不仅覆盖数量较少,其中还有80%-90%的数据已被控制。”

那么,这些手段是否真的能够行之有效,能给予行业信心呢?目前来看,可能要划上一个问号。

在采访中我们发现,对于这一次打击收视造假行动,大部分受访者都持观望态度。而致使他们观望的原因在于,这些手段方式能否真正顺利有效地推行,“司法介入听起来很好,但取证难度很大,没什么人会愿意出来作证说自己买收视的”、“这个过程中牵扯的利益太多了”、“我想这次打击之后可能收视造假会有所节制,但是要想真正清除这颗毒瘤难度很大。”

《美人私房菜》遭紧急撤档 疑因未购买假收视

数据造假归根结底是经济问题 但撼动利益集团谈何容易

其实,关于整治行业造假,之前就有过多次尝试。2014年3月,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在其官网公布《电视收视率调查准则》,这是国家标准委批准颁布的国内首个电视收视率调查国家标准,于2014年7月1日起实施。还有消息透露,此前广电总局曾有意合并索福瑞、尼尔森等几家收视数据统计公司,成立一家“干净的企业”。但执行过程中牵扯太多,至今未能成形。